點擊這里給金令牌獵頭顧問發消息
 金令牌首頁 金令牌獵頭 十佳職業經理人評選 最佳雇主評選 加入俱樂部 《職業經理人周刊》 會員區   薪酬調查報告登錄 簡體 
Rss訂閱
《職業經理人周刊》 獵頭公司
職業經理人俱樂部首頁 >> 經理人資訊 >> 經營管理 >> 今日視點 >> 正文

90%CEO都會犯的錯:把戰略、戰術和KPI混為一談


  《職業經理人周刊》   獵頭班長v微博   微信:AirPnP   2020/8/25
獵頭職位搜索
獵頭|自助獵頭
兼職|推薦人才

“螞上夜話”是螞上創業營很有特色的部分:基于大家剛剛吸收消化的課程,既有阿里組織文化背景又有創業經歷的重磅嘉賓導師到場,結合的案例和自己的經驗,把決定創業企業生死存亡的問題,能走多遠的問題,都擺出來全場討論。

在這個環節里,導師不僅僅是教,學員不僅僅是學,他們是互相激發、互為印證甚至是可以挑戰的關系,在這里,在這個時刻,沒有對錯,只有觀點的碰撞和思維的啟發。

著名獵頭機構推薦金領職位
金令牌搜索企業 職位 經理人 專訪 社區 會員
民營石油燃氣集團-CEO/CFO200-240萬北京 深圳 新疆 天津
外資咨詢公司-新媒體事業部總經理60-120萬上海 北京
著名男裝品牌事業部-總經理100-120萬北京
網紅MCN短視頻直播電商傳媒公司-運營總監20-30萬浙江 上海 江蘇
新能源汽車配件銷售總經理50-70萬廣州 江蘇
戰略規劃部負責人--財險公司80-120萬北京 深圳
著名保險公司--互聯網事業部總經理(進班子)150-240萬北京
B2B化工貿易集團-供應鏈金融事業部總經理100-150萬北京

“戰略是什么?”

在“螞上夜話”環節,所有創業者被拉回原點,重新思考這個問題。

螞上創業營營長、螞蟻集團副總裁 紀綱

螞上創業營營長、螞蟻集團副總裁紀綱,螞蟻集團智能科技事業群副總裁鄒亮,在討論甫一展開,就指出了所有同學在思考路徑上的偏差——把戰略、戰術和KPI混為一談。紀綱及時糾正了這種偏差:戰略是遠大的目標,戰術是幫助實現戰略的打法,KPI是實現戰術打法的衡量手段,三者的作用不能互相替代。針對有同學提出的“戰略傳遞到中層就可以”的想法,鄒亮提醒大家,一個公司里大部分人的任務就是把戰略執行下去,所以戰略必須要傳遞到基層。

螞蟻集團智能科技事業群副總裁 鄒亮

同時,戰略和使命、愿景、價值觀應該是環環相扣的,任何一個地方脫節都會有問題。公司最好的狀態是能進入正循環。大家看到戰略目標就去做,做成了就繼續向前。慢慢地會發現,這個公司戰略有人定,戰術有人分解,KPI有人執行,就能走得很快。

有個螞上創業營一期學員曾經說過,創業是個反人性的過程。二期同學對此也有共鳴,尤其是在發現戰略必須調整的時候。創業者必須要面對來自其他人的否定和對自己的懷疑。這個過程對人的打擊是有點沉重的。

但兩位嘉賓都以過來人的經驗支撐大家的信心。紀綱建議首先要敢于改進戰略,其次要篤信自己的信念,就算在創業過程中犯錯也沒什么。鄒亮更是告訴大家,對自我戰略的懷疑是一種常態。戰略是真正想要和堅持的東西,只要知道自己堅信的是什么,懷疑就不足以動搖戰略方向。

對戰略的思考對路,有助于找對方向和目標,這就是布局決定終局的道理。

然而,再向前推進,創業的確又是非常復雜的過程,找對了方向和目標,分解出了走過去的方法,如何保證企業能不斷向目標前進,而不是倒在半路,這要靠組織的作用了。

而一個組織要始終具備高度的凝聚力和作戰力,價值觀是最最關鍵的力量。

價值觀激辯:破壞價值觀的骨干,如何取舍?

在聽了第二模塊里前阿里COO關明生的課之前,創業者都覺得價值觀就是個觀念,看不見摸不到。在上了他的課之后,大家一下就明白為什么阿里的作戰力這么強,人心這么齊,原來價值觀在阿里被發展成了一套完整的體系,這套體系里有規則、有標準,有可量化和可考核的行為,它是所有人的行為邊界和行事預判。

于是,在這一模塊的“螞上夜話”現場,湖畔大學導師、前阿里政委張霞和螞上一期學長、宋小菜創始人嚴德紅一起現身。

湖畔大學導師、前阿里政委 張霞

張霞曾經作為主力,推進完成了阿里“六脈神劍”價值觀體系的落地執行。嚴德紅則是堅決在自己的公司落地了組織文化,對業務形成了積極的促進。兩位嘉賓和大家討論如何打透價值觀體系和執行落地價值觀時,都分享了自己的獨門心法。

▌重大業務變革時決策要快

面對同學們提出的“重大業務變革時如何應對中高層的輪換”問題時,嚴德紅建議大家,遇到重大決策變革,要快速決策。

因為重大業務變革,一定會導致中高層和核心層的理念分歧,如果決策不夠快,就會拉長分歧存在的時間,分歧變大而且一直得不到解決,會導致他們最終選擇離開。

▌相信價值觀,也要相信人性

張霞提醒大家,避免用二元對立思想去思考企業的價值觀問題。創始人既要相信價值觀,又要相信人性。

在思考組織的時候,就應該把人性中對確定性、對金錢、對情感的需要等等都考慮進來,和使命、愿景、價值觀打通,融匯成一套完整自洽的體系,才有機會解決這個問題。

當然,使命、愿景、價值觀驅動的公司成功的概率會增加很多,因為好的組織是能夠基于大家都相信的東西——價值觀,讓個人不斷實現迭代,把個人智商、個人能力不夠的部分彌補上。這樣的組織呈現出來的就是1+1大于2的效果。

▌沒有組織壁壘的公司,跑得越快,摔得越慘

創業早期,公司規模比較小,創始人以身作則能感染到每個人,大家都認同公司價值觀。等到公司發展到幾千號人的時候,最早的幾百個人都慢慢把價值觀滲透得很充分了。如果早期不做,等到幾千人再做,難度非常大而且事倍功半。

創業公司做不做價值觀考核,取決于你的業務和你的愿景。如果覺得第一曲線做起來就很好了,可以不用在早期投入時間在價值觀上,但如果你的業務本身是長期主義的,愿景是要做一家百年公司,那最好早早把價值觀體系和考核都做起來。

一個公司不在組織上投入足夠心力,是沒有組織壁壘的,他們當年怎么起來,就會怎么摔倒。我見過沒有價值觀,只看結果的企業,大家都知道公司只看結果,這家公司就沒有一心一意的子弟兵。到了某個節點,業務就不斷下滑。

螞上一期學長、宋小菜創始人 嚴德紅

▌破壞價值觀的人,一定讓他離開

總是破壞價值觀的老員工,簽單能力特別強,到底要怎么辦?嚴德紅曾經經歷的“野狗與價值觀”沖突,說明了一件事——職位越高的野狗,對公司的傷害越大。

而張霞關于“野狗和價值觀”的看法是,要先分清楚破壞的是規矩還是價值觀,排除規則定得不好的可能,再做決策。只有像生命一樣寶貴的價值觀,才是絕對不允許破壞的,一旦有人破壞,一定請他離開。

▌企業價值觀和個人價值觀是高度重合的

一方面,創始人自己對價值觀毫無感覺,是推行不下去的。企業價值觀甚至可能是創始人價值觀的延伸。

另一方面,價值觀不是控制別人的手段。很多人一開始創業就是為了賺錢,沒有價值觀,這時候首要做的是主動去想這件事,而不是強行在公司做價值觀體系。沒有價值觀硬做,對公司的破壞性很大。

大多數時候,企業也會吸引價值觀類似的人才,所以兩者基本不會有太大沖突。如果價值觀真的不適合,雙方一定都很痛苦。

03結語

螞上夜話的每一場討論充滿了思辨的味道。如果說,戰略是一個企業的大腦,那么組織就是企業的身體。大腦健全、身體健康才能看清、判斷遠處的目標,向著目標的方向不斷奔跑,最終達到目標。

而做戰略的頂層設計、思考執行,再用價值觀、文化去打造和推動組織,讓這個組織能分解戰略、執行戰術,最后完成業務目標,是每一個創業者永遠要思考和學習的事。

(來源:大.眾.日.報)


我們尊重原創者版權,除非我們確實無法確認作者以外,我們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。在此向原創者表示感謝。本網轉載文章完全是為了內部學習、研究之非商業目的,若是涉及版權等問題,煩請聯系 service@execunet.cn 或致電 010-85885475 刪除,謝謝!

發表評論:
主題:
內容:
匿名發表 驗證碼: 登錄名: 密碼:   個人 企業
發帖須知:
一、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、《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》《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》
二、請注意語言文明,尊重網絡道德,并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。
三、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。
四、您在本站發表的言論,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。
五、發表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。
金令牌獵頭
企業找獵頭   職業經理人找獵頭
CEO相關資訊
更多>> 
CEO焦點企業對話
更多>> 
CEO相關獵頭職位
更多>> 
十大獵頭公司推薦金領職位
關于我們 | 招聘獵頭 | 獵頭 | 自助獵頭 | 懸賞招聘 | 十佳職業經理人評選 | 年度最佳雇主評選 | 會員登錄 | 企業 | 職位 | 設為主頁
聯系我們 | 法律聲明 | 搜索 | 獵頭招聘 | 獵頭公司 | 《職業經理人周刊》 | 職業經理人俱樂部 | 沙龍活動 | 資訊 | 刊例 | 收藏本站
Copyright® 版權所有  獵頭服務 微信:AirPnP   TEL:010-85885475   E-MAIL:club@execunet.cn
點擊這里給金令牌獵頭顧問發消息 獵頭顧問
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 视频_国产国产人在线成免费视频_国产精品一区第二页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